一秒记住【快看小说网 WWW.KUAIKANXS.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虽出了寒月到底还没暖和起来,一夜过去,榻边儿的炭火熄了,虽余烬犹温却已是强弩之末,那丝丝缕缕的寒意从窗缝子里钻进来,扑入帐中,便铺盖的厚实也终有些抵挡不住,更何况皎娘本就身子弱,又兼上月十五出门看灯,因相公兴致好,于那明楼下多逛了会子,着了寒凉有些担不住,勾起旧疾,近一阵子身子都是倦倦懒懒的,没什么精神,昨儿虽早早歇了,却因身上不大舒服并未睡实,如今被这清晓的寒意一浸哪里还能再睡,微侧头见窗外晨曦微露,耳边听见街上的行者头陀敲板子报晓的声音,已是卯时正刻。

    遂坐起身子唤了一声,使唤婆子进来拢起床帐低声道:“大娘子可觉的如何,昨儿大爷临出去前特意交代下来让仔细看顾着,若吃了那药仍不见好,今儿便让老婆子去街上的春芝堂寻个经验老到的大夫来瞧瞧,横竖不能再耽搁了。”

    皎娘不想麻烦,毕竟这婆子也有了年纪,身子骨再好腿脚到底不如年轻人,一大早怪冷的,便道:“吃了那药倒是比昨儿觉着松快了些,李妈妈不用跑了。”

    皎娘也是无奈,自己这身子弱也不是一朝一夕,娘胎里便是积弱的底子,自记事起药方子都不知吃了多少,好在爹娘精心请医问药的,终调养的好了些,却仍比不得那些康健姑娘,也正因这个缘故,当日里相公遣媒人上门求亲,爹娘好生犹豫斟酌了些时日,方才应下。

    皎娘知道爹娘的心思,大约是怕错过这门亲事便再寻不着了,说起来也的确是桩不错的亲事,她这相公姓潘名复字孝仁,虽不是这燕州人氏,却跟燕州望族潘家沾了亲,即便有些远终归是正经亲戚,当年家乡遭了瘟疫,爹娘兄弟都没了,就活了他一个,便来燕州投亲,依着潘家的学塾攻读诗书,以求有个好前程,性子沉稳,脾气温和,读书刻苦,前些年中了乡试,后来考了几次均未中,便熄了蟾宫折桂的心思,在衙门里谋了个文书的差事,虽薪俸不多,倒也足够使费,如此几年下来积了些银子,买了一处院子,置了房产便托媒人上苏家说亲。

    皎娘的父亲是位老秀才,虽未中试却满腹经纶颇有才学,一直被聘在潘家的学塾里当先生,算是潘复的老师,以往在学之时,父亲便曾夸过这个学生沉稳踏实,一见上门求亲,掂量了掂量倒是一门好姻缘,只是这无父无母也没个兄弟姊妹的,实在孤清了些,便有些犹疑。

    那媒婆子是见惯了场面的,一听话音儿哪还有不明白的,便笑道:“虽是家里人少些,可依着我却是难得的好事呢,想我孙婆子做了二十多年媒,远的不说,便这燕州城里,说成的姻缘便是数不过来呢,这么多门亲事,过得好的且不论,便说那些过得不如意的十有八九脱不开个婆媳妯娌,姑嫂这些啰嗦事儿,这没爹没娘也没兄弟姊妹的,也就没这些啰嗦事,过了门没婆婆立规矩,也没姑嫂妯娌鸡吵鹅斗的,只管关了门过自己的亲亲热热的小日子,潘大爷又有衙门里的好差事,虽不是大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皎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看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皎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