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快看小说网 WWW.KUAIKANXS.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直播是科技进步的表现。

    特别是杜先生的手机,像素高、性能还挺好。

    欧执名重新见到若沧,难得能够享受隔着屏幕闲聊的特殊待遇。

    他瞟一眼酒店里来来回回布置的案台,问道:“苦行在布置什么仪式?”

    案台摆放着祈福蜡烛,和道教常用的仪式截然不同。

    再加上案台下的蒲团,总有一种似曾相似,又想不起来的熟悉感。

    若沧说:“佛教的仪式,我看不懂。”

    他只能略微从香烛案台,看出苦行准备的不是祭祀仪式。

    没有献祭活禽,也没有供奉香果,桌案上除了烛火、香炉,一如青灯古佛似的寂寥空荡荡。

    不过一会儿,有人搬了一块红布覆盖的东西,费劲的放在桌案。

    那个大小、重量,一落桌,就填满了所有空隙。

    “他们把佛像都搬来了?”

    欧执名看得清楚,这样红布突起、包裹的重物,又摆得正中,不是佛像是什么。

    “好像不是佛。”

    若沧沉吟片刻,“只是一块……刚砍下来的木头。”

    若沧感受到深邃浓郁的木制灵气,浅淡的扩散在酒店里。

    树木年龄较长,哪怕红布遮盖着,也透出了绿意盎然的生机。

    那是没有经由人工雕琢的活木,它浑身带有随时埋回土里,都能够重新生根发芽的鲜活气息。

    如果是佛像,经历香火烟熏缭绕,虔诚诵经,怎么也得沾点儿佛光慈悲之气。

    但是,若沧再怎么端详,也只觉得它不过是一块新鲜的木头。

    杜先生离得近,仔细端详那块红布,才出声问道:“苦行大师,你这拜的是哪位佛?”

    苦行一瘸一拐,走过去揭开了红布。

    他说:“不是什么佛,只是块木头。”

    没有佛性熏染,纯粹的木头。

    在酒店大堂里显露出深褐的色泽,木制的躯干摆放在底座上,好似还带有熹微晨露的湿润,隐约散发出阴暗潮湿的暗光。

    如果不是拍摄范围受限,欧执名肯定想凑过去好好看看木头的状态。

    可惜,他远在酒店外,借着电脑大屏,仍是没法看出那块木头的玄机。

    欧执名烦恼的把笔记本电脑挪了挪,还没等他想到解决办法,杜先生的弟子们就扛着桌椅板凳靠了过来。

    笔记本电脑摆在桌上,两旁放好塑料凳。

    安排妥当之后,两位年轻道长,向欧执名施施然一礼,说道:“欧先生,师父命我们为你护阵。”

    欧执名相当无奈。

    杜先生离开前,已经给了他两张保命符,地面也画出了不知道什么阵法的白色线条。

    这种框定他不能离开此地半步的方式,像极了面壁思过。

    现在,思过不够,还给他指派两名监督员,守着他不能乱来。

    如果是若沧亲自看护,欧执名必然高高兴兴。

    然而,现在若沧深入前线看苦行做法,他居然在酒店外,无所事事的看直播。

    欧皇心里很忧郁,懒散的撑着桌面,紧盯酒店里的情况。

    重新用观赏主播的眼光,欣赏他家玉树临风的小道士,如何在灯火通明的酒店里一枝独秀。

    下午,阳光明媚,风景正好。

    没事可做的嘉宾们,结伴游荡,目的极强的环绕酒店大门口走来走去。

    金胜甫领着人来来去去送了那么多东西,周围还来了杜先生的徒弟们布阵画线。

    就算不是八卦性格的人,也会好奇酒店里到底在做什么。

    于是,他们三三两两,悠悠荡荡。

    没能从酒店敞开的大门,看清楚内里情况,倒是看到不远处的欧执名,悠闲的坐在酒店广场旁休闲靠椅上,凝视电脑屏幕。

    午后阳光温暖,斜斜洒下来,微风撩起欧执名懒洋洋的发丝。

    连他眉峰的无奈,都落下了浅淡阴影。

    嘉宾们不由自主放轻脚步,刚才还猜测酒店内发生什么的声音,全都悄无声音。

    完全不敢叨扰欧皇大人的雅兴。

    毕竟,欧皇身边两大护法,见他们过来,视线瞬间警觉。

    仿佛道士的职责除了驱邪祈福,还兼任了大佬保镖!

    嘉宾走远了,才敢小心翼翼的说:“这里真的要发生大事了?我怎么觉得跟穿进《关度》似的。”

    “主要是欧导那气势,跟远程操控的幕后boss一样,搞得我都有点怕了。”

    “要不然……我们还是回营地吧。”

    胆大的凯特瞬间胆小,“我觉得还是和道士待在一起比较好,你们看欧执名都配了两个呢。”

    杜先生带来四位弟子,两位专心致志写符诵经,另外两位端坐欧执名身边,保驾护航。

    什么叫sssvip待遇啊。

    嘉宾视线从他身上掠过,实在不敢直视欧导的王霸之气。

    只好走回营地。

    然而,他们还没能分享自己见到野生欧执名的见闻,节目组已经提着反光板、相机、支架,带领大队人马,往他们回来的地方奔去。

    别人不敢招惹的欧执名,亲自热情借出摄影支架的摄影师,直接上门。

    有借有还,商业互惠。

    摄影师扛着设备,走到沉思的欧执名面前,友好的询问道:“欧导,能不能配合我们拍张宣传照?”

    欧执名手握鼠标的手指一僵。

    出来参加综艺,还借了人家支架,早晚都要还的。

    还债心态良好的欧执名,成为《鬼屋大挑战!》首位拥有官宣硬照的大咖。

    他坐在阳光下,悠然依靠长椅,腿长肩宽剑眉星眸。

    即使穿着随意的黑色t恤牛仔裤,也掩盖不住身体里喧嚣不息的恣意狂放。

    身边,立着两位蓝袍束冠道长,宛如大佬出行,凡人避让。

    节目组还亲切友好的p上了sssr的稀有卡牌框。

    上书:欧皇。

    欧皇卡牌一出,等候《鬼屋大挑战!》的围观群众都惊了!

    原来剧组请来道士,就为了给欧皇拍定妆?

    这样太太太给欧执名面子了吧!

    不愧是退圈已久的欧执名,一张简单潇洒的定妆卡牌出现,瞬间成为了视线焦点。

    当年他在圈里混得风生水起,早就是国民级别颜值影帝。

    他好不容易重出江湖,还扔出这么一张狂放肆意的sssr欧皇卡。

    曾经退出粉圈,心如止水的粉丝们,都被炸了出来!

    “啊啊啊,我以为这辈子都只能在新闻采访里见到欧皇了,有生之年!”

    “我错了,我不该反对欧执名参加综艺,小孩子才做选择,关二度和鬼屋蜜月我全要!”

    “是时候给你们看看我的粉籍证了,当初欧皇封面海报明信片我保存到今天,没想到我还能再给欧皇打call!”

    一张欧皇卡,引发全民怀旧。

    欧执名四十亿票房里,总有那么三四成,曾是他忠实粉丝贡献的爱。

    一个年少成名,演技一流,颜值过硬的影帝,英年退圈,转行导演。

    多少少年少女为他心碎。

    然后少年少女们熬着熬着,成为了草莓味猛男,奋斗在催更、选角、写影评的路上。

    当网络掀起怀旧风尚,各式各样猛男晒出珍藏杂志、明信片的时候,仓鼠们才发现,平时摁着他们爆rua的恐怖观众,以前就是老粉圈er了!

    难怪装粉这么熟练,原来只是重拾老本行!

    仓鼠与猛男抱头认亲,为了《鬼屋大挑战!》统一步调。

    好好的鬼屋综艺,还没能掀起恐怖预热,倒是散发出一种欧执名和若沧蜜月旅行的诡异气氛。

    气氛过于温馨,与节目现场截然不同。

    温暖阳光渐渐褪去,时近戌时黄昏,气温骤然降低,不少人从行李里拿出外套,穿了起来。

    只剩衣着单薄的欧执名,仍是在酒店休闲长椅,凝视电脑屏幕。

    苦行已经诵经半刻了。

    那个扔在地上的蒲团,刚好够他盘腿坐下。

    他一坐,便开始敲打身前木鱼,手捻赤红佛牌珠链。

    和尚诵经的姿势,若沧见过无数次。

    偏偏苦行身体佝偻,全无修佛者的淡然入定,显得浮躁阴沉。

    苦行修的,绝不是一般佛法。

    他低声呢喃的梵文,掐着异样腔调,随着他每数一颗赤珠,出现扼脖似的停顿。

    黄昏降临,昼夜交替。

    酒店依然灯火通明,可室内开始显露出郊外夜风的阴冷潮湿。

    杜先生准备好了惯用的笔墨纸砚桃木剑,在一片檀香气息里问道:“师叔,需不需要准备崖柏香?”

    他们做法事,向来不与佛香混用。

    然而,若沧摆了摆手,说道:“我只是给苦行护阵,没必要跟僧人争场子。”

    他什么香都能用,不过是为了上告神明,下达冤魂。

    苦行早早燃烧起来的檀香,味道氤氲在宽敞的大堂里,烟痕却环绕案台的木头,久久不散。

    若沧不懂他修的什么佛,念的什么经。

    但是,夜幕逐渐降临,酒店沉郁的阴森晦气,随之浓郁,变为了满含仇怨的死气。

    他看了大堂正面欧式螺旋楼梯,无数阴暗的气息在中元节特殊磁场之中显露影子。

    酒店有人死过。

    这样偏僻的地方,出现命案并不稀奇。

    稀奇的是,这些死气没有趁着中元四处乱窜,竟然聚拢在楼梯上。

    若沧不得不问:“金胜甫,这间酒店的楼梯上死过什么人?”

    他问的是楼梯。

    正茫然盯着案台断木的金胜甫,骤然一抖。

    他视线诧异,惶恐的出声,“什么?你说什么楼梯?”

    若沧以为他不肯承认,便指了指螺旋楼梯的阶梯。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爱豆家里有道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看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言朝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朝暮并收藏爱豆家里有道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