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当靳水希与雨璐一群人走出南风馆,送行的人是那个一开始认出他们的底层倌馆,不过现在已经晋升为管事,顶替了之前胆小怕事的宋管事之位。

    那人姓洛,现在应该称为洛管事了,被靳水希当面提职的时候,惊喜万分,连宋管事消失了都没有注意到,也有可能知道却没有说出来,单论这一点,就比之前的宋管事好太多了。

    洛管事一边叩谢靳水希提职之恩,一边将其的指令牢记在心后,送其出门。

    凌忆此时正抱胸靠在门边,一脸平静,方才与尹逸轩的对话也不过两句。

    “找到了吗?”

    “没有。”

    然后就心知肚明的分开了。

    她不愿在进倌馆受那调戏,便一直等在门口,眼神迷离的看着街道上的行人发呆,直到靳水希出来。

    之后就没有其他的事情了,在街上随意游玩了一会儿,便浩浩荡荡的回了宫。

    期间的凌忆与靳水希再无半点交流。

    终于脱身的她先是去找了皇上尹逸春报告今日行程,后就直接回了将军府,毕竟天色不早,这一时半会儿的也找不到尹逸轩的踪迹,还是回去等消息好,虽然她以做好赴死的准备,可总得抚平其他人的情绪不是?

    皇上尹逸春倒是看出她累,直接吩咐了下属将凌忆侍卫长安全送回将军府。

    所以凌忆一路上是坐着马车回来的,皇上御用的马车坐起来极稳,让她差点没忍住眼睛一闭睡过去。

    直到将军府门前,听见车夫的叫喊声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