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阁楼门外,是守门的侍卫,门内,是靳水希,凌忆,雨璐以及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宋管事。

    原本这阁楼内,还有艺妓在那弹琴,可惜自打宋管事进门之后,气氛就一直不大对劲,导致琴声听在耳中别扭万分,当场就被雨璐姑娘遣散出去了。

    其实宋管事进门后也没做什么事情,一进来就跪下了,瑟瑟发抖完全是因为八年前的那个命令——全方位寻找当年逃跑的少年,也就是戚煜,若是三个月内找不到,之后每多一个月,就杀一个管事。

    迄今为止,除了前三个月,之后的每一个月,真的按照所下的命令,但凡没有戚煜的消息的分馆管事,都被悄悄处死了,因此南风馆里的势力被大洗了一番,就连这宋管事,也是前不久刚上任的,要不是靳水希每月都会查看一次管事花名册,恐怕也不会知晓这宋管事之名。

    要知道这宋管事之前做过一个统计,统计这八年来到底死了多少个管事,事实令人震惊,九十一人,将近百位数的人死了,这如何能不让新上任还没怎么样的宋管事害怕?

    他跪的极稳,只是抬手擦汗之间的颤抖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靳水希也看见了,但这是无所谓的事情,害怕他的人多了去了,总不能一个个的管过来,而且现在他打算开口了。

    “咳咳~”靳水希清咳几声,凤眸却一直盯着宋管事,待其终于勉强冷静下来,不在颤抖后,他开口了。

    “不知宋管事,最近可有得到什么消息?”他知道其害怕的点,可越害怕什么越要提什么,虽然他知道如今戚煜的所在,却不能让南风馆里的人知道他知道。

    民间虽传南风馆背后之人是纹国丞相靳水希,只有他知道不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