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我,同意。”尹逸轩突然说话了,他选择同意皇上的话,只救安安,那裴家主什么的与他无关,“只要裴琦安能活着就好。”

    这句话一出,凌忆连劫狱的想法都暂时抛掷一边,诧异扭头看他,不解的想要出声质问,可看他朝她看过来的诡异眼神,只得暂时压下心中疑惑,先,相信他好了。

    “既如此,就这样吧。”尹逸春突然感觉累了,他背靠后椅,闭上了眼,“朕累了,你们走吧。这件事朕会吩咐下去的。”

    “是。”

    凌忆与尹逸轩行礼告退,走出御书房,待走到看不见那门口侍卫后,她才拉着他衣袖停下。

    “王爷是想怎样?”凌忆皱眉,语气颇凶,“您到底知不知道,若是裴家主死了,安安会怎样?安安只有裴家主一个亲人,她绝不会独自苟活于世的!”

    “我知道。”尹逸轩垂着头。

    “那你还?”凌忆实在是搞不懂这个王爷到底是想干嘛。

    “我知道你想去劫狱。”尹逸轩语出惊雷。

    凌忆后退了一步,似乎是有点猜到了他的想法,“难道你?”

    “嗯。”尹逸轩点头,“我只是觉得,若是安安与裴家主在一天被劫狱而逃走会有太多的意外发生,她身子弱,经不起逃跑路上颠簸,反正皇兄都答应我们了,只要裴家主认罪受刑之后,会将安安安全送还。”

    他抬头,眸子里是看不清的迷雾,“我们只要找一个替罪羊就好了,在行刑前我会去牢狱之中放出那些囚犯,然后借机替换裴家主,他们担不起这个放跑囚犯的罪责,估计也没胆子去找我,撑到行刑结束,就好了,之后不管裴家主去哪,只要不回都城,还活着,便够了。”

    “……”凌忆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他的变化与之前相比倒是极大,可这样,于她而言,不是更好吗?

    ……

    十日后的清晨,因为是夏天,天色亮的格外早,万里无云,是个极好的天气。

    街上的行人很少,走了许久才能碰见一个,也没有说话声,万分寂静的时刻,可能以往的这个时候都是这样的,只是她没见过清晨的都城。

    凌忆走在无人的街道,目光直视前方,她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双手合十在胸前,现在,那个轩王爷已经出发了吧,希望一切顺利。

    她的任务,便是在刑场,看着那个替身去死。

    说实话,这有违她的正义,可谁让那个人是安安呢,她值得,所以她才会第一时间肯定尹逸轩的方案,然后去实行起来。

    现在还早,行刑一般是正午,可凌忆就是压不住自己继续在将军府等待,所以她出来了。

    走在宽敞的街上,吹着夏日独有的清风,她感觉自己的心情变得平静了。

    <script>app2();</script>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