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凌忆与忻景龙分开后,她去找了将军解惑。

    “爹爹,我在这边的生日宴真的能办好吗?”凌忆坐在桌前,双手撑头,叹了口气,“刚刚与他们一同的时候,怎么觉得这么不靠谱呢。”

    “真的是他们撑起的吗?这个军营?”

    “若是没有他们,爹爹一人可做不到。”将军在那边准备研墨,“这三年下来,忆儿就没感觉到吗?”

    “我来吧。”凌忆起身,接过将军爹爹手中的墨,放在桌上便开始磨墨,“除了首战与醒城那次,其他倒真的是没感觉到,我想,还是爹爹领导的好,不然他们再好,都不会发挥出来,若是他们真的走了,应该会想回来的吧。”

    “想回来是当然的,但想的不会是回来,而是他们的记忆。”将军一点笔,开始书写信件。

    “其实这世上的人都是相辅相成的,没有人应该后悔自己的选择,总会有比我更适合他们的领导,应该记住的曾经也不过只是一小段回忆罢了,回忆想起便是想起,忘了也便忘了。”

    “而且他们只是习惯玩笑罢了,该干的正事却是一个不落的,说不定就给了忆儿你一个惊喜呢?”

    “那我现在是应该去期待咯?”凌忆挑眉,手上动作不停,“那爹爹您从前是如何举办生日宴的?”

    “我?”将军写字的动作顿了顿,他将笔放下,手指摩挲着下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将朝堂之中熟稔的大臣们叫来,他们会带着各自的儿女和礼品来,摆上宴席宴请来的人就好了。”

    “……”凌忆低头沉默,熟稔的人吗?

    将军看了她一眼,便知她在想些什么。

    凌忆小时熟悉的人在都城,大时熟悉的人在军营,若要说有谁不在这其中,那便只有当时捡来后来消失的戚煜了,醒城那次华池回来就和他提起过,她看见什么人失了神,之后还去了茶楼似乎是想见什么人,现在想来,也只有戚煜此时会出现在这附近了。

    不过当初,他俩可是约好了,若是

    <script>app2();</script>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