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如何?”凌忆与衡子濯从外头回来了,她拿着茶壶给讨论的激烈的四人各倒了一杯茶,开口询问着。

    “我觉得就是得晚上,天越黑越好,有气氛,玩的开心,让我们不醉不归!!!”忻景龙站在病床上,手舞足蹈着,凌忆为了防止茶杯被他弄倒,放在了地上。

    “晚上?”衡子濯也是寻了个床位坐下,听着这话,不免抬眼问道。

    “就是宴会时辰。”华池道。

    “……你们别说这么久了还只是谈了时辰问题。”衡子濯摇摇头,实属无奈,这帮人不是正事就不正经,也就将军能镇得住他们了,也不知他们出去了之后还是不是如此。

    “你不靠谱啊,忻景龙。”凌忆道,还顺便将他的茶都喝完了,坐在床位上翘着二郎腿,“没想出什么来,就不要喝茶了。”

    “还有你们也是,这可是我亲手泡的,除了爹爹,还没为谁泡过呢。”凌忆转着手上空了的茶杯,道,“就当是晚上吧,下一个该是什么?”

    “嗯……”忻景龙摩挲着下巴,眼珠子是转了又转,却始终没有出声,原本还很热闹的军医处中,却突然就平静了下来,每个人都很安静的在思考,但看那面色,估计是想不出来。

    凌忆转头看了看各位,抿唇,想想还是得一个一个来,“华池大哥可有什么想法?”

    “我还从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呢。”华池道,“从前都是一个人过过就算了,应该和,庆功宴差不多吧?”

    “差不,多吧?”忻景龙挠挠脑袋,“我小时候也就是与家人聚在一起吃顿饭就算了的。”

    “可能。”娄良平平静点头。

    “那就按照庆功宴来办?”彭泽行歪着头说道。

    “……”衡子濯喝了一口茶,再喝一口,“会不会简陋了些?小姐毕竟是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