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众人在主营之中呆了很久,直到午膳之时,才出来了几个,独独留下了凌忆与将军在其中继续谈话,其实是将军特地留下了她来询问这些日子来的感受。

    凌忆还是之前坐的那个位置与动作,将军倒是站了起来,坐在了桌子上,手上还拿着个茶杯在晃荡,当然,里面并没有茶水,因为没人去煮。

    “爹爹是想和我说些什么?”见将军一直盯着茶杯出神,凌忆等了一会儿,出口询问道。

    “忆儿觉得,这么些日子以来,能完成一开始的任务吗?那个取得所有人的认同。”将军放下茶杯,认真道。

    “嗯……”凌忆沉思,回想刚才的那几个人,许久才开口,“首先,忻景龙肯定是不会同意的,我们是应该是算竞争的关系,哪有人会认同自己的对手呢,除非真的很好,但我还远不到那个地步。”她说的时候还自嘲的笑笑。

    “军师和华池大哥的态度倒是中立,娄良平将士自打上次醒城战役,便一直对我有所意见,衡子濯军医看起来好像对什么事情都不太在意,刚刚也没参与到我们的谈话之中,难说。”

    “所以这般看下来,我好像真没什么胜算呢。”凌忆笑着下了结论。

    将军也跟着笑,“那你还要继续吗?”

    “那结果如何,从不是我等能够预见的。”凌忆正色道,“我只能在结论还没下之前,去努力改变。”

    将军诧异抬眸,“听你讲的这般迅速,这应该不是你最近才有的想法吧。”

    “嘿嘿。”凌忆摸摸头,“其实想法有,只是看了安安寄来的信,才能坚定下来。”

    “有这个想法倒是好的。”将军道,“不过,你真的觉得他们那些人就是你想的那样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