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当凌忆三人赶到城门之时,城门是关闭的,旁边华池正在和一个将领模样的人吵闹,手舞足蹈的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两人身后各自站了一些人,城墙之上也有士兵正在侦查,但经常不经意的过来城内测观察情况。

    当凌忆走近时,才听出他们吵闹的事情是什么,原来是外面的强盗喊话说派了其他人先入了城,到时候里应外合,醒城命不久矣,现在强盗们已在城墙外准备部署,行动都一板一眼的的井井有条,目前看起来至少这个领头的比之前的雾国的首战将军要厉害一点。

    “我们应当先解决外面的强盗围墙,内里的强盗伏兵虽有但不会很多,通行符可不是这么好得的,那没了外面的强攻配合,里面自然不攻而破。”这是那个将领的话,在凌忆过来之际,还紧皱着眉看了她一眼,继而埋怨道,“将军只给后勤这么些人?小孩都有?”

    “请你放尊重一点。”忻景龙原本还一脸无所谓的站在一边,毕竟交谈不是他的强项,华池一人足矣,但这个所谓的将领这么轻视凌忆就不行了,虽然他自己一开始也是这样,可情况不同,就要不同处理,他左脚往前移了一步,右手搭在刀柄上,轻抬,“这位可是将军的亲生女儿,绝对比你的士兵甚至是你还要厉害一点,至少,杀得人可比你多。”

    凌忆倒不是很在意,她从小便很少出门,对于其他人的想法都不甚在意,除非与她亲近之人有关,忻景龙的反应倒是出乎她的意料,但她并不会表现出来。

    华池也没有阻止,只有平等才能更好的交谈,身后的其他人也都是一脸怒意。

    将领迫于面前紧急要合作的人,只得低头道歉,但语气却一如既往的强硬,“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请小姐原谅,但目前的重点是外面的强盗与内里的细作该如何处理安排。”

    “先讲正事吧,我没事。”凌忆见他们还想为她争辩,不得不出声调和。

    将领斜了她一眼,微微点头,倒是一副很满意她的做法的样子。

    华池凝眸,但既然她都这么说了,也不好继续发作,又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