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第二天,依旧是晴天。

    众人终于从首战告捷的巨大喜悦中跳脱出来,又开始了平常的生活,但比起之前,总归是要轻松一点的,不仅是因为首战告捷,还因为三年备战的精神压力都释放了出来,确定了他们隙国是可以战胜雾国的!士兵们有了士气,也就更加努力训练了。

    然后因为那场战争,原本还有些库存的装备瞬间紧张起来,才刚回来不久的后勤华池又要出去了,这次,娄良平不会去,而是换成了凌忆和忻景龙。

    据将军的说法,是要为之后的二人的竞争做准备,学习从此刻开始。

    于是当天午后三刻,华池,凌忆和忻景龙三人带着一些士兵从简出发了。

    最近的城池在十里地外,名唤醒城,是华池之前居住之地,也是他与少年将军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醒城不远,一群人骑马不过半个时辰,便凭借着手中的通行符进了城,因为隙雾二国正式宣战,边境的城市都戒备森严了起来,没了通行符进出都难。

    凌忆骑在高头大马上,跟在华池的后面缓慢走着,看那些没有通行符的人被拦在城门之外,不由得想起了戚煜,不知在这战争之时,他能否寻得通行符进城,应该不会比她们相遇时更惨吧。

    唉,凌忆仰头,下次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有点想他了。

    华池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去了他的家,因为前不久刚走,所以里面的家具都还很干净,若是像从前,几个月回来一趟,那灰都堆了好几层,不打扫一番是不能住人的。

    每次华池带人来这边采购东西,都是住在他的家中,毕竟客栈得花钱,能省即省吧。

    进门便是一座桥,众人下马,忻景龙带着几个士兵牵着马去了马厩,他来过不止一次自然熟悉路,他们几个总是按照顺序陪同前来的。

    而华池现在则是带着凌忆出去熟悉醒城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