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一夜狂欢的后果就是累,而且头疼。

    凌忆睡眼朦胧地坐在床上,点着脑袋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依稀记得,忻景龙一直没有追到彭泽行,绕了一圈又一圈,实在是累到不行了,就只能装作大人不和小孩子计较的模样回去继续啃鸡了。

    将军和其他人一直在喝酒玩耍,她也被华池唬着喝了几口,味道还行,就是后劲太足,没一会儿就不省人事了。

    现在想想,应该是将军爹爹注意到她醉倒了送回来的吧,想想他明明喝了很多酒差不多要醉倒了还得将自己的宝贝女儿抱回帐篷休息,脚步浮夸走不成一条直线,可就算是歪七扭八的也还是没有摔倒,就是走的姿势让人见了就忍不住哄堂大笑。

    凌忆想想也扶着头偷笑,不知道现在外面怎么样了,出去看看吧。

    她利索的下了床,身上还是昨天的衣服,顶多就是将披风解了下来,重新从旁边的椅子上拿下披风绑起,随意理了下头发便出了帐篷。

    这里离那个练武场倒是有点距离,凌忆享受着清晨的气息,慢步行走着,潇洒肆意。

    只是,越接近练武场,便越能闻到一股子酒味,其中还夹杂着难闻的呕吐物的味道,也不知道是哪位兄弟如此贪杯。

    她掩着鼻子,脚步快了几分。

    远远便能望见练武场那边地上倒了一堆人,横七竖八的或躺或趴,好像还有个人行走着蹲下给躺倒的人喂东西。

    会是谁呢?凌忆有点好奇,大清早的,昨晚还都是喝酒的人,应该不会有人这么早来清理吧。

    走近一看,原来是衡子濯。

    对了,在她模糊的记忆里,军医好像没喝酒,喝的是自带的茶水,啧啧,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