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华池极为腹黑的当着忻景龙的面,就地打开了黑箱子,用力一推,里面果然是石头,大大小小的圆的方的,一推就骨碌骨碌滚了出来。

    忻景龙的视线也一直跟着那些石头身上,看到竟然如一开始说的一样真的是石头,郁闷的撇着嘴,“难怪路上你听到士兵的话都不反驳,原来是真的,华池大哥你也太记仇了吧。”

    “好说好说。”华池笑,站直身子拍拍手,“你就在这休息吧,我先进去了。”

    “对了,休息完了记得把石头整理干净,放在这有碍行走。”

    “等吃饭了还得你去通知大家呢。”

    这边终于开始准备菜肴,步入正轨,另一边的娄良平也是偷偷的召集了自己的手下一同埋葬尸体,开玩笑,他看起来虽老实但人可不傻,一个人干得干到什么时候,他可还想赶上大餐呢,将军应该不会在意这么多的吧,毕竟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彭泽行坐在主营之中,盘算着这月的账单,看那些飘红的字眼,头疼万分,备战时间太久,耗费的粮食已经达到了极其恐怖的数字,虽平时有帮助附近城池里的人开垦荒田,但这也不是长久的办法,正式开战了装备也是一个大消耗,就算后勤华池大哥再有钱,也禁不住拖延战。

    他捏着眉头,只能寄希望于下次的会谈了。

    此时的衡子濯在军医处里,已经检查完了每一个伤重士兵的伤势,两万士兵之中步兵将近一万,伤重之人却不过寥寥数十,这都依赖于此次的战况安排合理,且凌忆与忻景龙之间互相指挥配合默契。

    希望以后都是如此。

    衡子濯行至门外,抬头望天,一双澄澈的双眸里倒映不出任何的身影。

    凌忆和将军那边——父亲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认真的看过女儿的睡颜了,他看着她小小的鼻翼一张一翕,因为睡着之后的小动作牵连伤口而微皱的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