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箭雨飞了一拨又一拨,出口处也已经被死尸和伤到腿的马匹堵了一层又一层,伴随着晚秋的寒风,是满嘴铁锈的血腥味,比烈酒还让人上头。

    偶尔的几个幸运雾兵躲过了箭雨,也躲不过那些因血腥味而沸腾的步兵的大刀,不过刚刚露出了个小脑袋,就被等待已久的步兵一刀斩了,血是溅了一身又一身。

    看着出口已经被堵死,凌忆和弓兵们都放下了弓箭,弓兵只在前三波能起到作用,一旦尸体堆积成山,堵塞出口,就没了办法。

    凌忆招呼着弓兵往后退,将前面的战场让了出来,步兵各个都聚精会神的盯着出口处,但凡有人群从里面冲出,就是他们的战场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那尸体堆还是丝毫没有动静,因为长时间瞪眼导致眼睛酸痛,不得不抬手揉搓一下,就在这个间隙,尸体堆飞了。

    整片天空似乎都被染成了红色,人的马的残肢不分彼此的飞了出去,忻景龙一刀将朝他飞来的半个马的身子从中劈开,马血溅了满脸,眼睛似乎都粘稠的睁不开了。

    他用手随便一抹,举起染血的大刀,大喊,“冲啊!!!”然后刀背一拍马屁股,先一步冲了出去。

    凌忆此时也是用了弓矢将飞来的残肢拍开,纤腰一扭蹬马镫,身手利落的站在了马背上,抽出一把箭,一同搭上弓,拉满,手一松便飞了出去,“步兵都跟着忻统领冲!弓兵注意偷袭。”

    所有士兵都听从了命令,迅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该冲冲,该搭箭搭箭,一时之间,各个士兵分工泾渭分明。

    待面前没了飞舞着的残肢,才发现雾兵五个并排,前面端着盾,骑着马就冲了过来,忻景龙先是迎上了那五人的盾,一刀就往那盾上砍,刀砍过的轨迹一路闪着火花,但两边质量都是顶好的,除了一道白,就没了其他。

    另外四个盾手想趁其不备,先下手为强,但不过堪堪围住他,就被赶上的其他步兵分别挡住了,忻景龙也是打仗的好手,这个间隙抓的极好,借助胯下马匹站起的力气,脚步轻点竖起的盾牌,跨过去看着那盾手的一脸呆滞,扬起笑,露出白白的牙齿,衬着脸上鲜红的血,犹如人类临死前的死神挥刀,便将其斩于马下,在飞身而起回了自己的马匹。

    另外四个盾手此时也已被多个步兵斩首,这时,战争才刚刚开始,突然的一道箭凌空擦过忻景龙身侧,将一个要偷袭的雾兵当初诛杀。

    原来凌忆一直盯着那个出口,出口处的尸体已经被雾国五个盾兵清空,她一直站在马背上,举着弓箭,看到有个偷袭雾兵便松弓箭去,箭无虚发。

    忻景龙看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