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胡闹!你们这是把军营当成了什么?”

    军营正中的一顶大帐篷,门口站着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听着里面传出来的声音,互相对视一眼,然后颇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此时将军正在怒斥面前低头站着的两人,凌忆和忻景龙。

    回来的路上,他已经想明白了,估计是不服吧。

    当初是他亲口说将军的继位是由他来指定的,而不是儿女继承,这也是当初与皇上约定的其中一件事,为了女儿的未来,也为了将军的责任。

    所以那些平民出身的士兵为了这个位置而努力奋斗,尤其是那个叫忻景龙的孤儿,被他捡来,在军营中长大,更是其中最刻苦的一人,也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

    可是现在呢?凌忆来了,那是不是就说明,只要她稍微努力或者是根本不用努力,就能很轻松的摘取这个职位?

    那忻景龙这些年的努力又算的了什么?

    他恨也是应该的,只是还没有一个点让他爆发,凌忆那挑衅的喝粥就是这个点。

    而凌忆只是看不惯这个人的态度,别说这个人对她若有若无的轻视,特地大声讲话吸引别人的注意围观,更是将她当一个猴子玩耍,这如何能不气?

    她还没遇过这般过分的人。

    两人面对着将军,互不理会对方。

    将军扶额,实在是无奈,一个是亲生女儿,一个是未来有极大可能的接班人,该怎么办?

    “景龙,我只能说,你的机会还是最大的。”将军正色道,“还有你,忆儿,皇上早已在宣战当天就飞鸽传书,我也已经备战许久,你这么过来就不怕娘亲担心?玩过了,还是早些回去吧。”

    不等忻景龙欣喜出声,就被凌忆激动的打断了,“回去?我不回去!”

    “我来,是为了保家卫国的,才不是为了玩。娘亲我已经交给了安安,不会有事的。”

   &nbs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