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宴会当天的压轴节目,让回去的人都忍不住朝着身边人大大赞赏,连最后的大轴表演都没多少人去观赏了。

    没想到凌大将军那深居简出的女儿竟然这么厉害。

    这场节目热到什么程度?凌忆的名字瞬间被民众得知,另一个琴师(裴绮安)因为没有信息,自然提到的就少,除了有一个王爷一直在寻找。

    这场热浪一直持续到第二天的三国谈判会议,然后被隙国和雾国两国谈崩所媳,在掀起一场更为巨大的热浪。

    雾国将向隙国宣告开战。

    二国将正式进入备战阶段,战火一触即发,而凌忆作为隙国大将军独女,自然是要奔赴战场。

    由于各国不斩来使的规定,戚修被安全放走,当然,路上发生点什么就不知道了,反正不关隙国的事。

    宣战五天后——

    将军府中,凌忆正在偷偷收拾行李,边上是靳水希和戚煜。

    “我要走了。”靳水希坐在桌边,一只手撑着脸颊,垂着凤眼,另一只手绕着头发道。

    “要走赶紧走,人雾国早走了。”戚煜实在是不爽,这个人怎么就突然跑将军府来了,皇宫住的不舒服?

    “…”靳水希斜了他一眼,倒是笑得妖娆,因为,“我不和可爱的男孩子生气。”

    戚煜浑身一个激灵,只想一刀砍上去,还好他不知道面前的人就是雾国皇帝要将他交给的人,不然,他怎么能这般平淡的和他相处这么几天。

    “好了,别吵了,将娘亲闹来,谁都别想走。”凌忆实在是懒得去理那两个人,这几天真的是难熬,这两人仿佛是犯了冲,没有一刻不在斗嘴。

    若是之前就算了吧,昨日皇上传召,说是即刻启程去支援边境并传送开战号令,她可要早点收拾好行李,还得瞒过娘亲。

    因为娘亲不让她去战场,她觉得有爹地在就够了,但现在不是自我意愿的时候了,皇上的话可不敢违抗,以防娘亲偷换概念,犯了欺君之罪,她可要先斩后奏了,现在可不能让这俩人闹,将娘亲召来就完了。

    “你要走就赶紧走,我可没空搭理你。”凌忆此时也懒得装礼数,相处这么几天下来,勉强摸懂了靳水希的性格,他对于感兴趣的东西有着超乎寻常的耐心。

    “真是过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