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马上就是最后一个节目了,凌忆被皇上吩咐的宫女通知,不得不先回到宫殿之中。

    刚进去,就听到皇上在讲她。

    “最后一个节目朕可是很期待呢。”皇上尹逸春温柔的笑着,“是隙国大将军独女的剑舞。”

    此时的官员们似乎已经累了,都坐在各自的位置上,也是,最后一个节目了,结束了宴会也就结束了。

    靳水希身边好不容易没了官员们的敬酒,听着皇上称赞的话语,承载着一片水雾的凤眸微眯,脸颊酡红,似乎有些醉了,手上把玩着酒杯,饶有兴趣的开口,“哦~”

    “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让皇上都这般期待呢?”

    皇上笑,连一边的梨涡都出来了,“总得有些悬念,你说是吧,丞相大人。”

    “不敢当。”靳水希也笑,“不过,就是不知比不比得上我国的绝色妖姬——雨璐了。”

    雨璐,享誉纹国的舞妓,甚至是其他国家的人都对其大名有所耳闻,传说她的容貌比得上美人秋,舞可以说是更胜一筹,当然这是谣传,但每年花大价钱去请雨璐跳舞的人可不在少数,足以说明其舞姿高超。

    “我可听说,靳水希丞相喜龙阳之好,怎么,也被雨璐舞妓的风采迷住了?”皇上笑道,颇有些腹黑的点在里面,但那一脸如浴春风的微笑,实在是让人说不出半点不好。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与我是否喜好龙阳又有何干系?”靳水希有点笑不出来了,摆正一张俊脸,但那一脸酡红,实在让人认真不起来。

    边上的官员小姐听到这个消息,有些人的脸色就难看了起来,但大多数的脸上还是保持着微笑,僵不僵硬就另说了。

    皇上没接话了,他向下看,眯着眼找着了凌忆,朝她对着口型说,“该你了。”

    凌忆抿唇,这下子,是完全躲不过去了。

    她手上提着一把向外面侍卫借来的长剑,深呼吸了一口,便硬着头皮,走到大殿正中央。

    戚修脸色倒是没什么变化,依旧是冷漠的小酌着酒杯,他可是认识凌忆的,虽然凌忆还没认出他来。

    “咦?”靳水希惊讶了,这个有点恶毒的女人竟然是大将军的独女,不过,“看到是你,我就没多大兴趣了。”

    语气恶劣,说话欠揍。

    他朝皇上抱拳,“臣感觉自己有点喝醉了,请求皇上能准我回去休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