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凌忆此时正坐在前往皇宫的马车上,是皇上命贴身侍卫前来通报的,也是那侍卫驾了马车来接她。

    记忆中,好像也去过几次皇宫,是陪着将军父亲,去参加什么节日,对皇宫唯一的印象也就是金碧辉煌的宫殿,和永远都很热闹永远都有人的场景。

    但自从将军父亲五年前去往边境镇压,她也每天忙于习武学习,鲜少出门,以至于连这皇宫都是许久未踏了,也不知皇上突然要面见她,是出于何理由,想想出门前,娘亲那有点沉默的表情,就不免对此次行程多留了个心眼。

    马车突然停了,听外面侍卫交涉的声音,想来是到宫门口了,挑起车帘,向上眺望观赏着那宏伟高大的宫门,往下是排了两排的门卫兵,其中一个看了看驾车的侍卫拿出的令牌,朝后挥手,示意通过。

    马车又开始动了起来,只是很快就停了,听驾车侍卫说着:“凌小姐,皇宫之内禁止驾车出行,请下来行走至书殿,皇上在那等你。”

    凌忆很是利索的下了马车,如果可以,她也不想坐马车,毕竟好久没坐过了,这次坐坐真是不习惯。

    她站直扬起头,依旧是高束马尾,只是少了以往的白色练功服,穿上了偏简便的女装,只见她朝着侍卫笑着拱手:“麻烦带路了,先在此谢过。”

    侍卫愣了一下,这般礼貌的人倒是少见,对一个侍卫,也就是下人来说,没有礼貌的必要,但也因此才能显现出凌忆的真正家教。

    “果然不愧为凌大将军的女儿,豪爽却又不失规矩。”侍卫赞叹了一句,就先走在前面带路了。

    “你也认识我爹爹吗?”凌忆跟上,有点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