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临近傍晚的时候,戚煜终于醒了,正半躺在床上喝药。

    凌忆是在他喝完后来的,正巧帮他把喝完的碗拿走,交给小厮撤下,然后,搬了把椅子,坐在他的边上。

    一时之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凌忆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直接质问什么的,对一个伤者好像不太友好。

    戚煜是不知道该不该讲,毕竟突然消失说去游历,结果带了一身伤回来,这种事也太丢脸了,更何况,伤他的人都不清楚是什么来路,一边说着不要伤脸不要杀人,一边又操刀狂砍,要不是他机灵,加上山路险阻,就可能真的可能回不来了。

    “你…”

    “你…”

    实在是沉默久了,两人同时开口,看着对方也打算说话,又默默的闭上了嘴,停顿了一会儿后,两人都是笑了起来。

    凌忆笑,笑得连大大的杏眸都眯了起来,笑得捂着肚子,前仰后翻。

    戚煜笑,眯着一只媚眼露出八颗白白的牙齿,实在是不敢动其他地方,刀伤哪怕不动都在隐隐作痛。

    “好吧,我不问你为什么出去游历,但你总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吧。”凌忆笑够了,正色问道。

    “额,这个。”戚煜抬手擦汗,虽然没流汗,“我也不知道啊,就在我要回来的时候,冒出来两个人,举着刀要砍我,还说什么不要伤到脸?活捉?还好我机灵!”

    “哈?看来,你能逃回来还是看对方留手咯?”凌忆挑眉,“这就是你没武功还要出去作死的代价!”

    “喂喂喂,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戚煜有点激动,挣扎着要起来,吓得凌忆赶忙安抚他。

    “这次回来了还要走吗?怎么着也得把你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