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选好兵器的第二天,戚煜就不见了,凌忆找遍了全府,只得到他出去游历的消息,却没将地点告知,她又回到了以前独自一人练武的时候,好像比之前更孤独了。

    裴绮安来了,她第一次去了将军府找凌忆,据说是戚煜临走前去她那恳求的,让她陪伴她。

    虽然裴绮安去了也只能在边上坐着看书,但有个人聊天总归是好的。

    做好兵器的一个月后,将军也走了,带着平时操练的兵,去了边境镇压,那乌泱泱的人头看起来,总感觉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架势。

    送走将军后,凌忆也因此更加的努力训练,每天从早到晚,没有一天旷缺,没有一天偷懒,哪怕是夏天的炎热也无法阻止她,而裴绮安在旁边建了个凉亭,依旧陪伴着。

    终于到了凉爽的秋天,一次训练之时,戚煜回来了,带着满身的血迹,一进门,就倒在了地上。

    凌忆还是被匆忙赶来的小厮通知的,那天裴绮安刚好有事没来,她正在试箭,想试试如今的臂力,最远且具有准确度的能射到多远,箭才刚搭上,就听见小厮跑来,边跑边喊:“小姐,戚少爷回来了!”

    凌忆手上动作停了一下,急忙问道:“他在哪?”

    “带着一身血迹,进门后就倒地上了,刚刚被送回房间,叫了大夫,只是还没到。”

    “娘亲知道了吗?”

    “就是夫人吩咐叫的大夫。”

    “好,我去看看。”

    将手上弓矢交给小厮后,也没换衣,就往戚煜房间走去。

    越接近戚煜房间,小厮丫鬟越多,都端着一盆水,想想他满身血迹的倒在门口,就心慌的加快脚步。

    凌忆是与大夫一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