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终于到了兵器日,凌忆起了个早,就以平时在家中的装扮——白色练功服和高高束起的马尾——就往练功房走,半路上碰到了戚煜。

    “……”戚煜戴着面具,用那唯一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凌忆,有点无奈,“你就以这样的姿态去?”

    “有什么不对吗?”凌忆不解,“这样不是可以更好的试验兵器吗?”

    “虽然你说的不错,可是这毕竟是个重要的日子,还是要隆重一点为好。”戚煜恨铁不成钢,平时不爱打扮就算了,现在都这样,到底还是不是个女孩子了,“你的丫鬟呢?就没有提醒你?”

    “平日里需要隆重装扮的日子,都是娘亲派人来给我梳妆打扮的,今日并没有看见有人。”凌忆想了想,道。

    “……”这将军府还真是与众不同!

    “算了,我帮你吧。”戚煜拉起凌忆的手,照原路返回到了她的房间。

    凌忆顺从的被拉着走,坐在梳妆镜前,才开口问着,“原来大哥也会梳妆的吗?”

    戚煜准备的手停顿了一下,睫毛微颤,却不言语地将凌忆的头发散开,顿时,房间中除了折腾头发的声音和淡淡的呼吸声,再无其他。

    凌忆看着铜镜里的他,抿了抿嘴,暗自反省自己不会说话,他之前肯定有为妹妹打扮过,不然一个男人从何学起这梳妆。

    有心打破现在沉默的局面,随意找了个话题,“对了,我见你带着的这个面具,刚刚看见差点认不出你来了,从十几天前从爹爹那出来就有了,一直没时间问清楚,你们都聊了些什么呀?”

    “可能是怕我拿这只眼去引诱他的宝贝女儿吧,带着面具以防万一。”戚煜淡笑。

    “戚煜。”凌忆低头,道,“对不起。”

    “没事,你也不是故意的不是。”戚煜拿起一根白色的簪子,将刚才编的头发挽上。

    “你说,这样的日子能持续多久?”戚煜走到身侧,为她画眉。

    凌忆抬头,戚煜凑的很近,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脖子,透的能看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