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凌忆跑啊跑啊,跑到气喘吁吁也不停下,她一直坚定的看着前方,不知跑过了几个巷口,突然听见一阵痛呼,天生的正义感让她犹豫了一下,然后拐进暗巷。

    还好拐进去了,不然凌忆一定会恨死自己,因为她所要找的人就在里面。

    只见少年被一个人架着双手,另一个人披起手刀就往他脖颈上砸。

    凌忆只能听见自己大叫了一声“住手”,那个少年被砸的时候好像还没晕,挣扎着看向她,那双清澈又妩媚的眼睛好像在说救救他。

    这个眼神彻底烙印在了凌忆的脑里,在她的记忆中,在她所接受的教育中,将军的子嗣,就应该锄强扶弱,匡扶正义!

    于是她红了眼,一把抽出从马车上偷拿的匕首,就往劈手刀的那人身上扎。

    毕竟从小习武,到如今也有四年练武史,就算没学过匕首这种偏暗杀的兵器,其他兵器学了一二也足以了。

    趁着那人还没反应过来,刚转了半个身,腰就被捅了个对穿,溅出的血洒在凌忆的脸上,半张脸都是红色。

    一前一后两个洞都在流血真是吓人,或许是愤怒占了上头,被一个五岁小孩在捅刀子能不愤怒吗?他借着转全身子的力,瞄准她的肚子,踢出全力一脚。

    凌忆被狠狠的踢在墙上,下滑瘫坐在地,匕首掉在地上发出“哐啷”一声,可能是脸上被溅的血太多了,所以看不出她是否有吐血,但看那身子都蜷了起来就知道肯定伤得不轻,一时都无法起身。

    “nnd,哪来的小屁孩,这么狠!”那人两只手分别捂着前后的血洞,因为匕首的刃实在是太小了,三根手指就能很好的按压住伤口,使其血流减少。

    另一个架着少年的人“温柔”的将少年放在地上,走到凌忆那,撩起头发一看,大惊,“这个,好像是,将军府的,怎么办?我们好像惹上大事了!”

    话说完许久,没听见回声,扭头一看,那人已经被一个白衣人用剑刺穿了脖子,看那样子,已经是了无生息了。

    白衣人脸上带着黑色的面具,他转头看向那个转头的人,干净利落的将他也抹了脖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