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梁心自以为精心选择的人手,其实根本就是戴郁白的眼线。

    那些士兵倒是坚决不让别人接近武清,却是专为戴郁白开了一条专用通道。

    要不是她机智应对,梁心的女人肯定会被戴郁白强行占了先。

    一想到戴郁白最初接近她只是因为她是梁心的女人。

    武清的心里就憋闷得慌。

    因为那就代表,戴郁白看中她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武清自己。

    无论那个女人是谁,只要是被戴郁白看上的,戴郁白就会对之做出一切曾经用在她身上的调戏方法。

    武清轻轻的摇了摇头,像是要把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彻底从脑子里赶出去。

    她定了定神,有些没好气的说道:“不过小莲说的我故意远离你,不与你同房的行为的确是真的。我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远离你,不要你的脏手污染我半分。”

    听到这里,梁心脸色立时一变。

    武清这话瞬间点中他的软肋,叫他气愤难当,意难平。

    极怒之下,他却笑了,笑得异常邪魅,“可笑,真是可笑呢,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你们这些女人更脏?还敢嫌弃我,真武清你真的是不知好歹呢。”他咬牙说着,一双风流的桃花眼微微眯起,望着武清射出刀子一般犀利冰寒的光。

    而抱着梁心大腿的小莲听到武清这般不打自招的言论登时心花怒放。

    后面又听梁心的言论,更是认为武清失去了梁心所有的宠爱,激得梁心对她厌恶起来。

    于是尽管口齿不清,小莲也尽力的扬起头,朝着梁心梨花带雨,十足委屈的要控诉一下武清的淫邪放荡。

    可是她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