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蒂实在想不到到底是谁在针对她, 先是在网络上带风向,挑起她跟谭雅·D之间的仇恨,引诱她的粉丝去攻击对方,借刀杀人, 还好莱蒂没有中计。现在又用高出一倍的价钱抢走她的订单,要说对方不是故意的也太牵强了。

    她最近得罪什么人了吗?不,她从来都没有主动去挑衅过谁,那些以前跟她闹过不快的人——达芙妮和米兰达,她们都不像有如此能耐,多付一倍的钱就是为了让她不爽, 再者她们也没有大量制衣的需要,达芙妮早就淡圈了,而米兰达刚签了维密, 事业正在起飞,应该也没空搞她。

    最大的可能就是自称她就称呼为“超模”后,令某些人不爽了, 想要给她一个下马威?或者其实不是她的敌人,而是托尼的?

    不过, 当务之急并不是要找出是谁故意针对他们,而是要解决眼下这个问题, 因为要他们再拖延不投入生产,夏天就要来了。

    马丁知道责问负责人也没用, 他沉着气, 问他:“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有的, 还有在保加利亚、越南、中国、欧洲及本地的制衣厂都在接订单。”说着,负责人摆出了一脸为难,“不过,会生产泳衣的工厂并不多,采用手工制作或半手工制作的更加少,我知道你们对质量及地点的要求非常高,那么符合你们条件的就只有本地及欧洲的工厂了。”

    原定的工厂位于墨西哥,不选择本地的原因是美国物价高人工又贵,选美国的工厂无疑会令成本价大大提升,虽然品牌现在有钱,但正如马丁所说,钱多都不能乱花,就算托尼不在意,另外两位股东可能会颇有微言。

    至于东南亚地方的工厂虽然便宜,但真的太远了,马丁没办法飞十多个小时去监工,而且大多都素质参差,马丁宁愿贵一点都不要冒上任何脱离掌控的风险。

    在马丁沉思的时候,负责人继续为他提供着解决方法:“从外地的布商购买布料,再在本地的制衣商下订,这样可以节省一定的成本......”

    有中介公司方便的地方就是,不用每样事情都亲力亲为,就跟旅行社一样,他一早便联络了工厂和布厂,制定好一系列的方案等你来选择,不用亲自去跟厂商协商。

    听完之后,马丁却问了一个无关的问题:“能问一下抢先在我们之前下订的人或者公司是谁吗?”

    不出所料的,负责人又一次对他道歉:“抱歉,我们必须保障顾客的私隐,我不能向你透露。”

    马丁礼貌性的露出了一个商务式的笑容,说:“我们想再考虑一下,有需要会再联络你的。”

    说完,他直接起身离开,亦不顾负责人的挽留,这是彻底的谈崩了,莱蒂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别的想法,也跟随着他。

    “你打算直接跟厂商那边沟通吗?”离开中介公司后,莱蒂问。

    “不,还有一个更聪明的做法。”马丁看了她一眼,然后习惯性的从烟盒里拿出一支烟,想起了什么又放了回去,“你去年缴交了多少的税?”

    莱蒂想了想,然后心疼的说:“八十多万吧,怎么了?”

    美国民间流传着一句非常著名的话:两件事情无法避免,死亡和纳税。

    美国的个人所得税的税率是叠加上去的,分成七个等级,收入越高征税越重,发达国家就是这点不好,税务通常都很繁重。

    在其他国家得来的收入,比如代言范思哲、古驰这两个意大利品牌的报酬就不用经过

章节目录